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这么大,你平时放哪里?

作者:车厘崽字数:2738更新时间:2023-11-20 16:09:29
  后来因为论文的事情,沉知许又和周疏雨见了几面。
  她之前那种不适的感觉,在真相大白后,原因浮出了水面。
  这些年他一直留意自己的动向,对她的现况称得上是了如指掌。而这位嘉宾又是在她少年时登场,对方亏欠她,她却浑然不觉,这样的不适应的“了解”,让沉知许感到防备。
  可她并不反感谢司晨对她的了如指掌。
  从月城回来以后,两个人越发如胶似漆,已经到了沉枝意不愿多看一眼的地步。
  妹妹因为工作的关系,一年几乎在世界各地忙碌。在京都的时间少,所以常常只要休假就来找沉知许。
  这周末她约了沉知许吃饭,地点在国贸那种人流量巨大的地方,沉知许过去的时候找了很久的停车位。
  前面有辆车倒出来,她正和谢司晨打电话,都顾不上了,要往那儿开。
  怎知这车后面也有车辆驶来,两个人都有些心急,差点就撞上了。
  沉知许及时踩停,电话那头传来谢司晨的声音:“怎么了?”
  “我待会再跟你说。”
  她解开安全带下了车,对面车主也同时开了车门。
  慕晴皱了皱眉。
  “怎么是你?”
  *
  说起来,沉知许回国后见的第一个熟人并不是谢司晨,而是慕晴。
  那天是同学会,碰上谁都不惊讶,但要说真的有什么交集的,就只有慕晴了。
  她的青春里既然充斥了谢司晨,那就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这位青梅竹马。
  沉知许弯弯唇角,“好久不见。”
  慕晴却嗤了一声。
  “你少假惺惺。”
  上次在月城的度假酒店,她被拒之门外,还被沉知许看了笑话。
  那天她父母正好和谢司晨的父母吃饭,她和朋友玩到一半才得知他回来了的消息,看地图离得不远,就过来找人了。
  如果她知道沉知许也在,她就不会这么冲动了。
  “我很正常地在跟你打招呼。”沉知许抬抬下巴,“这车位,你要吗?”
  “我当然要了。”
  她身材高挑,脚下还要踩一双银色碎钻高跟,显得整个人更加盛气凌人。
  慕晴噔噔噔几步回到车上,甩上门,当着沉知许的面把车倒了进去。
  看她把路清出来了,沉知许也一脚油门,往别的地方开去。
  倒是得了便宜的女人,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她远去的车影,迟迟没有收回视线。
  *
  原以为就这样分道扬镳不会碰上了,怎知吃饭的时候,慕晴一落座,就透过装饰用的屏风一眼看到了沉知许。
  朋友叫她表情不虞,问了句怎么了。
  慕晴咬牙,“冤家路窄。”
  沉知许倒是比她自然,还眨眨眼,当做问候。
  她看过,偏过头去。
  沉枝意烫着筷子,等待面前的锅底冒泡,见状也转头望去,“你认识的人?”
  “诶,我好像见过她。”
  “是吗。”沉知许说,“她在月城工作,你会不会看错了?”
  沉枝意摇头,“她长得挺扎眼的。”
  沉知许的余光扫过她和朋友说话时的表情,眉开眼笑,唇彩娇艳,绕她是女人,也要多打量几眼,想看清这张芙蓉面。
  “在哪里?”
  “就上次你让我和谢司晨一起吃饭那次。”
  她在厕所抽烟碰到的那个女人。
  沉知许算了下时间,也过去有一小段时间了。
  晚上回去,谢司晨已经在家里等她了。
  她顺口提了这两件事,他点下头,娓娓道来:“她工作调动,升职到了京都。”
  慕晴是学播音的,大学就出了国,毕业后留任,几年前才回来,担任月城卫视的主持人。
  顺风顺水的仕途。
  沉知许躺进落地沙发里,一点都不想起来了。
  谢司晨递了杯水给她。
  “那你今天碰到她,有没有吵架?”
  “当然没有了。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  他点头,“你也知道你们那时候像小孩子啊。”
  沉知许抬腿想踢他,被扣住了脚踝,温热的指腹沿着小腿线条往上摸,她配合地抬腿,让谢司晨把内裤褪了下来。
  “抱住。”
  他单手抓着一双脚踝,两双腿并拢,向她施压要她抱好。
  散落的裙摆开在深色的沙发上,这个姿势将她的腿心彻底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。
  像花蕊。
  谢司晨观赏了几秒,没什么犹豫地吻了下去。
  他双手抚着臀部两侧的肌肤,润腻的手感让人心跳加速,舌头沿着那道缝隙自下而上地浅浅舔过,她很快就发出近似呻吟的声音。
  不用看也知道,那道脚背定是慢慢绷紧了。
  水声渐起,软软的舌头舔进去,配合吸吮的动作抽出来,反复多次以后,沉知许终于有些受不了,揪着他的头要他快点。
  小股水液伴随着抽搐的穴口缓缓淌下来,她脸和脖子都红透了,在看到谢司晨抬头舔唇的时候,快感达到了顶峰。
  “要做……”
  “做什么?”
  “……做小孩子不能做的事情。”
  谢司晨裤子都脱了,还要问,“小孩子不能做的事是什么事?”
  沉知许悄悄靠前,握住了他的鸡巴,随意套弄几下,就硬得贴在小腹上。
  “是大人才能做的事。”
  她才高潮完,有心情和他猜哑谜。
  她摸着勃发的性器上勃起的青筋,手指一根一根地抚弄,绕着龟头打转。
  “这么大的东西……平时你放哪边?”
  谢司晨拍拍她的屁股,示意她躺好。
  后背才靠到柔软的布料,他就挺腰插了进来,整根没入,惹得沉知许连连抽气。
  他咬着她的耳朵,“放这里。”
  沉知许听得下面不住地夹,他一边抽气,一边抬臀挺腰动起来,以缓慢的频率往穴里插。
  等她适应了,不再咬得那么紧,谢司晨才加快速度。
  沙发底下慢慢晕开水迹,沉知许受不住的时候揪起来都是湿的。
  谢司晨还要说她,“都是你流的。”
  “闭嘴……”
  两个人做的大汗淋漓,攀上顶峰后黏黏腻腻地抱在一起,一点都不愿意分开。
  沉知许蹭着他的胸膛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
  “我要洗澡……”
  人是被热水升起来的氤氲雾气蒸醒的。
  沉知许靠在浴缸边缘,整个人都有些昏昏然。
  谢司晨在背后起泡,然后轻轻抹到她背上。
  她突然问,“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和慕晴洗过澡?”
  “别胡说,她爸会杀了我的。”
  虽然是青梅竹马,可她女儿奴似的爸爸,并不是很喜欢谢司晨。类似于家长闹小情绪一样的不满,在慕晴和他表白并被拒后,达到了顶点。
  “他那时候就很生气,过年故意只给我一个小红包,里面拆开只有十块钱。”
  沉知许听得直笑。
  “如果我是你的青梅竹马,搞不好我爸也会这样干。”
  “不会。”
  谢司晨说,“如果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,我会在你喜欢我之前先喜欢上你。”
  沉知许的笑还挂在嘴角,眼睛却闭上了。
  她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。
  “你为什么没有喜欢上慕晴?”
  平心而论,她这个“竞争对手”有很多加分项。
  长相出众,能力卓然,家境又与他势均力敌,彼此知根知底,两小无猜。
  “你当谈恋爱是在写试卷吗?”
  谢司晨故意捏痛她的肩胛骨。
  “那你为什么喜欢我,不喜欢别的男人呢?”
  这些年她身边不可能没出现过比他更好的人。
  而他们也很清楚,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最好。
  只是当下的选择,让我停留在了你身边。
  至于期限,在尽力以后全然交给缘分与命运。
  沉知许有时候会觉得,慕晴也是他们命运里的一环。
  *
  女配没什么故事的,让我想想怎么完结……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