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51章

作者:之雾啊字数:2154更新时间:2024-05-12 13:52:18
  连一口酒都没来得及喝,殷宁重新坐回车上。
  距离交待司机的时间早了整整叁四个小时,还好她随身带着钥匙,经理在电话里说周密的情况还好,他虽不敢还手,却也努力护住了自己,殷照的那几拳头基本只打到他的手臂。
  惹出这么个茬子,为表歉意,殷宁在会所办了张最高规格的卡,大不了以后给孟安怡花。
  挂掉电话,她长呼一口气,看向旁边的殷照。
  他的眸子垂着,露天停车场的光线偏昏暗,看不清多少轮廓,但是那个样子早就被殷宁刻在记忆里,靠想象就能填补完整。
  嘴唇抿着,头微微向另一侧偏,还有些无法消散的怨气。
  在殷宁的印象里,殷照总是比同龄人懂事、体贴得多,这幅样子像迟来的叛逆期。
  他从没有做过这么出格的事,与人当众打架?以前就连拌嘴都没有过。
  殷宁看着他。
  气温有入夏的闷热,却不敢开窗,怕外面的蚊子飞进来。
  在外面的蝉鸣之下能听到的声音,就只剩情绪尚未平复的呼吸。
  从殷宁放下手机到此时的二十秒钟里,殷照一言不发,连该有的抱歉都不说一字。
  “我不知道他是你的同学。”殷宁打破沉默,她还是首先把他的过激反应归类到对于“我妈和我同学好上了”这种事的抵触上,“小照……”
  “你不问我过得怎么样吗?”殷照却问。
  他仍保持垂眸的姿势,视线落在副驾驶靠背和膝盖之间那段距离的黑暗中,搁在大腿的手腕上还戴着殷宁送给他的迭搭手链。
  殷宁怔了一下。
  “我们一年没见,中间就说过两次话。一次是前几天,再一次是寒假。”殷照对这些时间点倒背如流,原本清澈的嗓音在沉寂的黑夜里有几分多余的浑浊,“你就不关心我过得怎么样,和舍友关系好不好,课程能不能跟上,实习有什么收获,食堂还吃不吃得惯吗?”
  这明明都是她以前经常会问的问题。
  可是已经很久很久,他没有从她那里再听到过。
  “你的朋友圈看起来还……”这句话被一声嗤笑打断。
  殷宁第一次听他发出这种声音,不免意外。
  她再微微前倾,借着车窗外的光线模糊地看清殷照的表情,却发现这嗤笑不是给她的,而是他给自己的。
  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关心彼此的方式不是直接询问,反倒要借助朋友圈,可殷照又很清楚地知道原因,还不是要从他自己说起。
  但凡他沉得住气一点,或者会伪装,又或者识时务地能撒哪怕一丁点小谎,都不会僵持到这步田地——可是他不想啊。
  为什么他要伪装呢?
  已经说出口的话怎么能收回呢?
  发生过的事情又怎么可以若无其事呢?
  放在腿上的十指逐渐攥紧,脑海里反复放送的全是刚才殷宁与周密被打断的交杯酒。
  殷照见过殷宁的醉态,对他毫不设防的样子,想到这些也曾展示在周密面前,甚至更多,他的眼底就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刺痛。
  嫉妒令他无法容忍周密的存在,哪怕是一丁点,只要站在殷宁身边,他就连呼吸都会变得碍眼。
  “他比我还小一个多月。”压抑的情绪再度翻滚,像烧到一百度的水不停顶开上方的盖子,殷照粗着嗓子,要真算起来周密还得管他叫哥,“可是他都……”
  聪慧如殷宁怎会听不懂他的潜台词,她转动着眸子观察殷照的表情,挣扎与痛苦在一闪而过的灯光下让她看得一清二楚。
  “可这样是不对的呀……”
  “我当然知道是不对的!”殷照低声打断她。
  明明答应过她会调整的,可是整整一年时间过去,事态毫无变化。他没有任何长进,就连想要证明给她看的“成熟”,在习惯性代入的身份中也变得毫无说服力。
  殷照依赖这份血缘关系,同时痛恨着。
  “我知道我答应过你,我试过了。”殷照声音晦涩,对上她的目光,“可是我调整不好,看到孟柏延我会嫉妒,看到周密我一样嫉妒——嫉妒得恨不得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”
  这完全超出孩子对母亲的占有欲,甚至连普通的情感关系都到不了如此强烈的地步。
  “我好想你,想你想得发疯。”殷照越说越感到无助。
  理智让他不要再继续下去,说这些只会重蹈覆辙,将殷宁推得更远,感性却让他恨不得一吐为快,哪管明天洪浪滔天。
  殷照用学业和忙碌麻痹自己,隔绝一切与殷宁见面的机会,却又舍不得换掉电脑的壁纸。
  洗脑似的告诉自己别去想她,却只要脑子一放空,手指就会将手机切到许久没有更新的聊天框反复刷新。
  压力具象化般地体现在了身体上,殷照再也支撑不住脊背,他迫切地需要找个地方倚靠,凭借本能地向前低头,额头抵到殷宁的肩膀。
  突然的重量感让她低头,看到他的后脑勺,殷宁忍不住抬起手,像以前一样,五指从他的头发间穿过。
  熟悉的温柔令殷照浑身一颤,随即感到的是更大的自我唾弃。
  他又在用爱绑架她了。
  “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?”殷照的声音低到近如蚊喃,他生怕殷宁意识到这点后顿然清醒,看穿他全部的心思,连最后保留的这一丝温情都会收走,“我可以的,别抛弃我,我真的可以。”
  他攥紧她的衣袖。
  “宝贝……”低到尘埃里的话令殷宁的心被揪住,再看到他那样挣扎的神态,眼角星点闪烁,他尽力表演坚强,不让那多余的泪花掉落。
  殷宁也有心虚和动摇。
  发生这样的事,她第一时间只能代入大人的身份,对他进行强制性地干涉,可是在这一年的时光里,她感受到的是与他同样的煎熬。
  面对殷照如此濒临绝境的脆弱,身体里一块与心脏相连的骨头被凿穿似的,殷宁用拇指摩挲殷照的脸颊,鬼使神差地,垂头亲了亲他。
  脸颊传来阔别许久的湿热感,殷照稍一愣,抬眸看到殷宁闪烁的目光。
  不顾一切的吻向她扑过来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